珍愛故事

23週的巴掌仙子長大了

葉閔欣4

瑩今年要從幼兒園畢業成為小一新鮮人了,但不只一次我們直接或間接被問到「妹妹是提早入學嗎?」或是「幼兒園有幼幼班啊?」。其實,如果郅瑩是足月生產的孩子,確實應該還未入學。

郅瑩和姊姊郁熒都是早產兒,姊姊郁熒是因為媽媽前置胎盤,懷孕20週就大出血,在醫院安胎到33週早產,當初對我們來說就已經覺得姊姊很小很早出生了,沒想到妹妹更小更早。毫無預警的,郅瑩竟然23週 (五個多月) 就不明原因急產,出生時僅有620公克,出生後幾天脫水到只剩450公克。

面對只有23週就出生,巴掌大的郅瑩,即便我們已有個早產的姊姊,仍讓我們不知所措。面對可能即將接踵而來的早產兒的併發症,月子中的媽媽每天以淚洗面,完全不敢想像接下來我們會面對什麼樣的狀況,只能祈禱郅瑩面對早產兒的重重考驗可以一關一關平安度過。

剛出生的郅瑩因為皮膚太薄太脆弱,腹部皮膚大面積破損;腸胃狀況還在觀察,無法進食,只能靠注射營養針,但23週大的寶寶血管太細,進針困難,一開始醫院建議我們自費買更細的針,但對郅瑩仍嫌太大,所以醫生為郅瑩動了靜脈導管的手術,營養輸液直接由導管注入靜脈,由於郅瑩很努力求生,一週後就因進食母乳吸收反應都好而移除導管。接著又發現心臟動脈導管未閉合,週數這麼小的郅瑩也很爭氣地在投藥之後心臟動脈就自行關閉;由於過早出生以及在保溫箱的全氧環境,使郅瑩的眼睛出現了視網膜三度病變,所以又做了幾次雷射手術和眼內注射,郅瑩在雷射的過程甚至數度暈厥,真是令人心疼的勇敢鬥士啊!

從出生就住進加護病房保溫箱到新生兒病房,整整在醫院待了一百多天之後,郅瑩終於要回家了。剛回到家的郅瑩帶著血氧偵測器,因為翻身、伸懶腰都會影響血氧,偵測器就24小時不斷的嗶嗶叫。瓶餵的郅瑩喝奶只要連續多喝幾口,就會忘記呼吸,出現缺氧全臉變黑的狀態,不過當媽媽試著親餵母奶時,發現郅瑩反而可以自在的控制呼吸,沒有缺氧情形出現,而且郅瑩還第一次從瓶餵轉親餵就成功,所以很快就移除血氧偵測器。

回家一個月後,郅瑩感染了最易使早產兒致命的呼吸道融合病毒,又住回加護病房,這次我們還接到了病危通知書,而且往後的這一年郅瑩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是住在醫院裡,愛笑的郅瑩連住院期間都時常笑咪咪,反而更讓人不捨。由於早產肺部尚未發展成熟,郅瑩只要感冒就喘起來掛急診,接下來就又住院了,通常得一至二週後才能回家,頻率高到郅瑩稱呼自己出生的新竹馬偕醫院叫做「我的馬偕醫院」。在馬偕醫院從保溫箱時期就開始照顧郅瑩至今的張弘洋醫師,郅瑩稱呼他為「我的張醫生阿伯」,每次經過馬偕醫院或到馬偕醫院看診都很開心,但我們看來卻是好心疼。還好藉由藥物的控制及隨著年紀增長,郅瑩的肺部慢慢成熟,現在喘起來的頻率已降低許多。

從620g到15.6kg,從黝黑瘦小的巴掌仙子到古靈精怪的小淘氣,孩子竟然要從幼兒園畢業迎接小一新鮮人的生活,而且健健康康活潑開朗。看見郅瑩認真努力的長大,總讓我們更感激這些年照顧她的醫護人員,也更珍惜我們所擁有的幸福。

本文出處 基金會會訊第107期

相片集錦

葉閔欣4 葉閔欣1 葉閔欣2 葉閔欣3 葉閔欣5 葉閔欣6 葉閔欣7 葉閔欣8 葉閔欣9

我要
捐款

需要
協助

需要基金會幫忙

謝謝您的提問,針對您的意見,
我們將儘速的回覆。
(重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