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2019.9.21 關懷指數:07745792
回首頁
 
基金會會訊
  首頁 > 基金會會訊 [110] 期 > 心情手札總覽
上一則. | 文章總覽 | 下一則.
三胞胎教我學會愛~898.685.456的故事
撰文:三胞胎奶奶 溫小平
 
Click 放大圖片

  計畫趕不上變化,這是我陪伴小文待產三胞胎時最深刻的體會。

  因為三胞胎的狀況不斷改變,小文的身體受到抽取羊水的後遺症影響,打亂所有節奏。宋醫師最先預定的生產日期是7月1日,這時懷孕滿28週,又是新的月份開始。之後發現小文狀況不對,又想提前到6月27日生產,但新生兒加護病房來不及準備,就打算改回7月1日。

  可是,小文從6月26日半夜開始肚子脹痛,不停上廁所,感覺好像有東西要滑下來。到了6月27日凌晨,小文的情況更加緊急。我當時竟然沒有警覺到小文可能隨時會分娩,她肚子痛得如此嚴重,應該是子宮收縮的緣故,她想上廁所卻上不出來,也是三寶想要脫離母體的徵兆。

  聽到她不斷哀哀叫,我甚至慌到忘了打電話叫大樂來幫忙,只是焦急的不斷進出病房,尋找護理師。倒是小文自己覺得不太對勁,她應該無法等到7月1日,她可能很快就要生了。

情況緊急,臨時決定送入產房。

  整個夜裡,婆媳二人都沒有睡覺,小文疼痛難捱,我卻束手無策,醫生也是久等不至。感謝上帝保守,幸好小文在這段時間內勉強支撐,沒有突然分娩。

  直到早晨8點鐘,總醫師出現了,幫小文做完基本檢查後說,凡事以媽媽的情況為重,不需要硬撐,該生就要生了。

  可是,小文突然提前生產,新生兒加護病房(簡稱NICU)一下子要預備三個保溫箱,不是很難嗎?臨時要把其他寶寶房客擠出去,不太好意思吧!

  總醫師說,「請放心,如果情況緊急,NICU 一定要想辦法喬出位子,這是他們的問題,你們不必擔心。」

  小文聽了,稍稍喘口氣。這時候她的肚痛略微減輕,折騰一夜,好想睡一覺。

  8點半,突然好幾位護理師衝進來,告訴我們小文要準備進產房,她們要幫小文消毒、清潔,並請我們填寫手術同意書。

  嘩!真是十萬火急,我連忙以最快速度打電話通知雙方家裡,也把消息放上三胞胎代禱網、臉書,請大家為小文禱告。因為除了要擔心三胞胎的安危,小文也要面對妊娠毒血症,或是子宮負擔太大的問題,更怕有什麼突發狀況。由於她懷的是三胞胎,當嬰兒娩出後,子宮肌肉過度伸張,可能發生子宮收縮不良,甚至造成產後大出血。

  除了手術同意書必須簽署,還有一份放棄急救同意書,讓我看了心驚膽跳,到底要不要簽署?大樂、小文似乎尚未達成共識。可是,情況如此緊急,很難冷靜思考,萬一匆忙做出決定,對三寶都不公平,他們已經在母腹中努力奮鬥這麼久,臨到最後一剎那,卻被剝奪生存的機會。

  我把「放棄急救同意書」緊緊握在手裡,彷彿握住三寶的生死狀,希望等大樂到醫院後跟他溝通。偏偏大樂始終聯絡不上。

  躺在布簾後接受護理師清潔、消毒的小文,擔心的問我,「媽媽,你在簽什麼單子?」

  我連忙說,「沒有啊!我等大樂來。」

  9點鐘,舜子和媽媽一起趕到,有人分憂解勞,我終於可以放下懸吊的一顆心。

  緊接著,宋醫師也趕來了,她推斷是施打類固醇的反應,讓小文覺得三寶好像要滑出來。可是,預定的類固醇尚未施打完,是否會影響三寶的肺臟及呼吸能力?宋醫師說,「現在無法考慮這麼多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等生出來再視情況處理。」

要不要簽署放棄急救書?

  九點半,大樂總算趕到。大樂、小文的討論依然沒有定見,大樂傾向給三胞胎一個機會,小文則擔心生下腦性麻痺的孩子。我只好說,「不要隨便放棄孩子,先急救,之後再討論。他們這麼辛苦的堅持到現在,我們卻放棄了,太對不起三寶。」

  我這樣說,其實冒了很大的風險,因為誰能保證三寶的情況OK呢?萬一生下腦麻的孩子怎麼辦?連醫生都不敢保證。而且小兒科醫生說過,接生時情況緊急,根本無法詢問家屬的意見,站在醫生的立場,只要可以救,一定會救。

  但是,說也奇怪,我的心是平安的,如同之前三寶遇到危險時,我雖然擔心,心裡卻是平安的,我知道一切有上帝負責。

  我得不到大樂不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的保證,只好隨身帶著同意書下樓辦理結帳、出院再住院的手續,一邊不斷禱告上帝,一邊以最快速度辦完事即刻衝上樓。我趕回病房時,連忙問大樂怎麼樣了?他說還沒有簽,我總算舒了一口氣。

  10點半,小文準備送進待產室,剛好小文爸媽從台北的南區匆忙趕到醫院,我特別把小文交給她媽媽。雖然一直都是我陪她住院安胎,但是我明白,此刻唯有媽媽的陪伴,才能安撫緊張的小文。而我,要退到第二線。

  小文在11點進手術室,我們兩家齊聚病房,一起為小文和三胞胎守望禱告,希望小文一切平安,三胞胎也順利出生。我則利用空檔到樓下買產婦用品,還幫大家買了餐盒。

  時間一分一秒的移動,不曉得產房情況如何?坐立難安之餘,我和大樂索性去待產室等候,希望可以及早得到消息。餐盒剛吃一半,護理師卻要我們即刻去新生兒加護病房報到,到底情況如何?卻沒有人告訴我們。

趕往新生兒加護病房迎接幾胞胎?

  新生兒加護病房跟產科病房在同一層樓,它的通道位在偏僻的角落,轉了幾個彎才找到。電動門打開後,我和大樂進去說明來意,等待中,母子倆面面相覷,緊張得大口呼吸,好怕聽到壞消息。到底是一個、兩個?還是三個孩子都平安?

  過了一會兒,有位護理師拿著一堆資料,要我們填寫,並且要我們趕緊去買三胞胎所需用品。三胞胎?我們沒有聽錯嗎?三胞胎都平安順產嗎?我跟大樂幾乎同時開口問。護理師說「是」,並且告訴我們三寶的出生順序和體重身長。

  姊姊11點50分出生,685公克,31公分;弟弟11點52分出生,898公克,34公分;妹妹11點53分出生,456公克,28公分。三胞胎非常小,三個人體重相加才2039公克,2公斤出頭,比一個正常的新生兒還要輕得多。

  從所有的數據看來,只有弟弟勉強達到宋醫師希望的體重900公克。他們的情況都好嗎?有生命危險嗎?會不會腦性麻痺?

  最令我們驚訝的是456公克的小寶妹,像個巴掌娃娃,在母腹一個月幾乎沒有羊水,竟然跟她開始萎縮時的體重差不多,醫生原本打算放棄的情況之下,她竟然活著出生,實在太奇妙了,我迫不急待想要立刻見到他們。

  護理師說,醫護人員還在處理三寶的維生系統,要我們先去辦理三胞胎的住院證明,買3份嬰兒生活用品,再回到新生兒加護病房,她們會更詳細說明三胞胎的狀況、後續的探望時間,以及小文的母奶如何送過來等問題。

  若不是家屬等候區還有其他人,我跟大樂絕對會大喊大叫、手舞足蹈、高呼萬歲。真的太棒了,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三胞胎都活得好好的。我們不由得流下興奮的眼淚,身體控制不住的發抖,感謝上帝,讓我們率先聽到這項好消息,感謝上帝賜給我們這麼大的奇蹟。

  如果按照體重,應該男孩當哥哥。可是,三寶的排行,在出生的剎那就決定了,宋醫師覺得姐姐比較危險,但是比妹妹有機會,所以剖腹後,先把她取出來。接著是相對健康的弟弟,然後才是小寶妹。所以小寶妹擁有姐姐、哥哥,她一定很開心。

醫療團隊合力搶救三胞胎

  我和大樂回到新生兒加護病房時,三寶正在照X光,負責照顧三胞胎的新生兒科團隊宋主任也在巡視病房,他說三寶的狀況目前都不錯,之後要看他們自己的努力了。

  另一位兒科醫師帶領我們探望三寶,並且說明他們出生時的情況相當危急,弟弟狀況最好,他自己會哭,沒有急救或插管,呼吸情況也很好,大約兩天後就可以喝母奶。

  姐姐出生時,血壓不錯,但心跳慢、不會呼吸,使用插管和強心劑後,她的心跳才達到標準,可是呼吸方面仍不理想。

  小寶妹則更糟了,她出生時沒有心跳、不會呼吸,插管急救後才救起來,血氧還好,所以強心劑用得少。但她血壓不穩定,貧血嚴重,必須輸血。同時,她在母腹中被擠壓得手腳都變形了。

  大樂緊張的問,會不會有腦性麻痺?醫生說要等一段時日後再觀察,目前三胞胎都裝了呼吸器,使用全靜脈營養,裝置肺動脈導管,並且施打抗生素。

  我們先探視姐姐,她的手掌像護理師的一個指關節那麼小,渾身暗紅色,佈滿黑色汗毛,瘦小身軀插滿各種管子,雙眼緊閉,似乎很不舒服,看了讓人心疼。倒是她的手指很長,很像音樂家的手。

  弟弟多了200克,看起來壯得多,掛著粗大的呼吸器(俗稱「豬鼻子」),把他的鼻孔撐得好大,以後拔掉呼吸器,會不會真的變成豬鼻子?醫生要我們安心,很快就還他一個小帥鼻。他的下巴水腫,胖成雙下巴,看不出來他長得像誰?我們用手機拍照時,他竟然舉起左手,手掌張開,給了我們一個「五」的手勢,好像在跟奶奶說「give me five」。

  最後才是小寶妹,真是緊張時刻!雖然期盼已久,卻不敢想像她到底是什麼模樣?她的臉蛋好小,透明皮膚下的肋骨、血管都清楚可見,瘦弱得似乎只有一層皮,身軀完全的扭曲,彎曲的手臂、彎曲的手指,就像隻剛出生的小貓咪。幸好醫生說長壯一些,她的身軀和手指就會慢慢伸直。

  從小寶妹在第24週開始萎縮後,她透過胎盤只能勉強得到一絲絲營養,血液都輸給姐姐,又沒有羊水,體重卻沒有再減輕,始終停在400多公克,是誰繼續供應她?維持她的生命?我聯想到聖經裡五餅二魚的奇蹟,耶穌用五餅二魚讓五千多人吃飽,還剩下十二籃。小寶妹的五餅二魚是誰供應的?

  望著三胞胎的小小身軀,從此要努力更努力的奮鬥求生,我的心好痛,但卻充滿無限感動與感恩,謝謝許多人為他們禱告,謝謝上帝拯救他們,更謝謝三寶攜手合作、同心協力,一起來到人間,做我們家的孩子,做我的孫子女。

  也不過是1小時前的事情,三胞胎陸續透過婦產科宋醫師的手,交到新生兒科宋主任的手中,彷彿上帝「送」給我們的寶貝。三胞胎出生的時間相差甚少,三個都需要立刻的急救,千鈞一髮之際,一點都不能耽誤,當時有多少醫護人員參與這項急救行動?

  一般來說,一個孩子有兩位新生兒醫師、兩位護理師參與急救護理,連同產科醫護人員,加起來應該有10幾位醫護救治一個寶寶吧!我不曉得他們的名姓,但我由衷感激他們。

  做完基本的搶救處置,接上所有的維生系統,然後經由專用通道從產房直接通往新生兒加護病房,把三胞胎逐一安置在保溫箱裡。所以,高危險產婦或多胞胎,一定要選擇附設新生兒加護病房的醫院,否則還要救護車外送,即使救護車在最短時間內送到,只要一點點時間的耽擱,都可能危及生命。

  當我和大樂走出NICU,我們的腳步卻不輕鬆,因為三寶是不足7個月的早產兒,除了體重太輕,血管、腦部、心臟都很脆弱,所以,這兩週是關鍵期,任何一個環節都可能出狀況。必須要等到他們的呼吸正常,並且能夠自行吃母奶、順利排便排尿,才算度過第一個關卡。

備註:文章轉載自玉山社出版公司107年9月出版之溫小平著作「三胞胎教我學會愛」p141-151

click 放大圖片    
click 放大圖片   
   
click 放大圖片   
click 放大圖片   
   
   
認識基金會我們的服務早產兒醫療資訊溫馨交流園地貢獻您的愛活動訊息基金會會訊巴掌仙子成長日記網站導覽聯絡我們
全省彰化銀行代收捐款 5081-51-46733-300
郵政劃撥帳號 15754193
戶名:財團法人台灣早產兒基金會
台北市民生東路一段42號8F之12    與我們聯絡
TEL:(02)2511-1608 FAX:(02)2511-8553
財團法人台灣早產兒基金會 版權所有
© 2008 Premature Baby Foundation of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走過20年用愛守護早產兒的未來 衛生署評核"特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