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2019.9.16 關懷指數:07738250
回首頁
 
  首頁 > 守護小腳丫 > 微光小太陽
上一則. | 文章總覽 | 下一則.
第四篇《家人的支持》
 
2017/1/27 發佈
點閱: 1214

  第二天早上,媽媽還在病床上,只有爸爸能夠去看我。醫師告訴爸爸,早產兒的發育是非常辛苦的。

  各器官未成長得好,而若腦部發育不健康,可能有學習遲緩或是其他腦部病變。每個器官的長成,都有著重重關卡:保溫箱中吸入過多氧氣有可能導致血管增生、視力嚴重受到影響、可能無法正常看到東西;由於肺泡還未發育完全,呼吸系統可能會非常不健康;由於胃部也算是其中一個發展特別緩慢的部位,因此未來可能有進食困難;皮膚的過慢發展,甚至也可能會引發體感知和調節問題等等……。

  爸爸聽醫生講完,看了看保溫箱中的我,實在不敢多想。
 
  我住在保溫箱的那段時期,爸爸媽媽只有每天早晚各十五分鐘的時間去看我,平常就請加護病房的護理長和護理師們幫忙放音樂,做為爸媽變相的陪伴。每天,護理長都看到我漸漸長大、並提供爸爸媽媽有關我正朝著樂觀的情況發展的訊息。

  當年照顧過我的醫護人員,都說我是個勇敢的生命小鬥士:面對全身不舒服、無法享有媽媽擁抱的溫暖,以及身體器官長成的種種難關,皆一關一關地過了。包括腦部、呼吸、腸胃,以及皮膚,都發展得很不錯,除了眼睛曾做了兩次冷凍治療之外,沒有甚麼太糟糕的狀況。

  爸爸說,上帝給了我們很好的照顧。在我迫不及待到來後直到我慢慢成長的過程中,雖有感覺統合問題或是因為早產所造成的情緒上的問題,但爸爸媽媽仍覺得我非常幸運,上帝令我健康地長大。
 
  保溫箱住了四個月,終於體重超過兩千公克,醫生們很開心地看著我的發展,並通知爸爸媽媽,是時候把我接回家了。但即使出院了,我仍很脆弱,仍必須依靠著氧氣筒和血氧監視器,若稍微移動,監視器就會發出警報,而當血氧有變化時,仍必須立即送醫搶救。

  準備接我回家時,媽媽神情是前所未有地嚴肅與慎重,彷彿一位接受人生中重大考驗的女戰士。

  爸爸當時仍於香港工作,因此只能請假幾天照顧我,便又要回到香港繼續打拚。

  回家後,爸爸媽媽每晚都不太能夠入睡,隨時要待命、檢查我的身體狀況、查看血氧是否有變化……。

  爸爸告訴我,請假在家那段時間,每當幫我洗澡、處理氧氣筒時,他總覺得心酸。畢竟只能幫媽媽幾天忙就要回香港工作,爸爸很心疼媽媽要自己辛苦地照顧我。有幾次,他很想大哭,但卻無法自由地宣洩自己的淚水,因為他不希望讓媽媽知道並跟著傷心。

  只有在媽媽不在時,爸爸才會默默地釋放情緒,只是流著淚,卻選擇不發出聲音,他在無助之時,終究還是認為無論如何不能讓媽媽再擔他這個心。常常,爸爸看著自己鏡中哭到扭曲的臉,覺得這一切皆是他不曾遇到的、最難熬的經歷。以往,即使校內或是職場有甚麼挫折,爸爸皆認為每件事只要盡心盡力、努力過了,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

  但當面對我的出生和未來可能必須面對的難關,突然體認,有些事不是努力或盡心就可以解決的。

  那時,我外婆的內心也一樣背負著極大的壓力,但,她也不在媽媽的面前流淚。

  爸爸和外婆都想著自己是媽媽一旁的心理支柱,不能因自己的情緒而造成媽媽的心理負擔,所以總是努力克制著自己的傷悲,堅持不在媽媽面前掉眼淚。但爸爸還是看過很多次,外婆背對著媽媽,無聲地哭泣。

  也因此,成長過程中,我都發現,爸爸對媽媽特別好。那是因為在我小時候那段時間,媽媽對我、對這個家的無悔付出,讓爸爸能夠包容媽媽的一切。

  在我兩歲生日那天,爸爸寫了一張卡片,希望等我長大一些後,能夠用以提醒並告誡我,生日不能跟爸爸媽媽要禮物,反而是要準備禮物給媽媽,以表示對她的感恩之情。

《微光小太陽的故事/保溫箱小孩-3/家人的支持》


認識基金會我們的服務早產兒醫療資訊溫馨交流園地貢獻您的愛活動訊息基金會會訊巴掌仙子成長日記網站導覽聯絡我們
彰化銀行中山北路分行 5081-51-46733-300
郵政劃撥帳號 15754193
戶名:財團法人台灣早產兒基金會
台北市民生東路一段42號8F之12    與我們聯絡
TEL:(02)2511-1608 FAX:(02)2511-8553
財團法人台灣早產兒基金會 版權所有
© 2008 Premature Baby Foundation of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走過20年用愛守護早產兒的未來 衛生署評核"特優"